陳七蛇

陳七蛇是根據居老師的名字由來取的

@Meomoicecr 是太太的表格,这张我必须要填!

这对真的是剧本走向无法接受!明明就是甜甜,哭了哇哭了哇!

漂亮宝贝使我一见钟情

这世界他妈的疯了

写哪算哪,就会写的。


金主和文手的故事。


反正就是你爱我了,我不爱你了的跑路故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


走评论链接


满怀爱意的人过于炙热,妖怪无从下口,从此上了心。

“你瞧我做什么,沈巍。”

赵云澜顺了心中的气,

“我不怕你利用我,真的,我既然喜欢你,把真心都递给你了,那你就只管安心收着,爱怎么用怎么用,谁让我喜欢你。”

不够黄暴,不够文雅,不够压抑,不够沙雕。

但是希望每一样都有一点,成为不伦不类。

你好,陳七蛇是一只在认真改造,好好做人的高三狗。

1.
时九是东家给他取的名,他记不清自己姓甚名谁,这年头外面都兵荒马乱活下来已经是莫大的安慰,东家给了他休息的屋子还让他洗了一次热水澡。
穿着整洁的时九站在东家面前,东家说,还真是个玉人,于是东家留下了时九,取名时九,逢时初九。

2.
时九是个为东家赶车的马夫,护院的称他十九,因为护院的排行十八,占足了他的便宜。
时九不恼,他问:“十八不是比十九小嘛?”
“呸呸呸,你个没大没小的。”说完,护院的笑了。

3.
东家有钱,他家是敞开门做生意的,别家都怕手艺被学了去,东家不怕,他教会了不少人,每年上门拜贺的人不少。除此之外他家的丝织每年都是要上供皇族的,皇帝一乐,赏赐也是一波一波的来。
有钱的东家不忙生意,他爱听戏,东家耳尖,听戏不在城里,要翻了山路去城外头的茶楼,路远出门就带上时九。

4.
时九还小,还是个没及冠的娃子,山路多匪遇上了事保不住东家。时九哆哆嗦嗦让东家多带个人吧,东家反问,害怕?
哪知时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,响头连磕几个,额头都渗了血珠子。
时九不怕,若是遇上歹人,时九就是豁了命也要护着东家,可是时九怕自己护不住东家。
东家拉起他,疼嘛?时九摇头下一秒就说自己贱命一条…东家不爱听他说这些,我保护你,时九莫要糟蹋了白净的脸蛋。

5.
时九陪着东家去了戏楼,东家听得入迷,时九就在一旁呆着,接着又去了茶楼,东家在那里和众人一起喝茶玩玉,众人起哄要看东家的玉,把时九挤得远远的,时九就在一旁呆着,眼睛里全是东家。
东家掏出白玉,用手帕擦了擦吹了吹才交给众人,只见那玉上的蟠螭,细眉圆目,活波有趣。
众人夸了一句,好玉。

6.
东家呆够了,时九就赶了车过来,顺着山路回去,东家靠着车门哼着小调,回味着戏楼的惬意。
到家,东家也不要他搀拎着长衫自个下了车,时九呆呆的。
东家说,哪还要像姑娘家,你东家又不是什么无用的浪荡子。时九不动,东家思索着自己可能又吓到这孩子了,只得软了声好言哄着他。

7.
时九去栓马,在门口听着远近有名的媒婆说,“东家年纪不小了,是该成亲了,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时九听完心头没由来一紧,东家是个好人,街坊乡邻都这般心疼他,东家的确该有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了。时九看着那人进了府,时九也连忙进了门,他想可能没多久自己就要和东家出门去一位姑娘家了。

8.
时九未进门就听见东家低声说出去,声音里带着时九从未感受的冷。时九看着跪在地上的媒婆,以为东家不满意那姑娘,但是也没必要发这大的脾气。
时九跪在媒婆旁边,东家人好,媒婆是奉人之拖来说媒,况且东家也的确到了娶妻的年纪,都是一片好心。
说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,东家的声音从上头传来,那媒婆你出去吧,这事不要再来了。媒婆连忙谢恩,走时还不忘夸时九一句小兄弟是心善之人。

9.
没了闲杂人,东家见还跪在地上的时九,问,你当真希望我娶别的人?时九又磕头,说,我希望东家好。东家让时九起来,又问他,疼吗?时九愣了半天,疼。他一说疼东家就笑了,疼了才好,疼了才知道什么该跪什么不该。
时九不回话,他一双眼睛盯着东家入了神,东家被他盯的干咳了两声说他要出门办点事,从头到尾没有提让时九一同前去,时九想,东家还是生气的。

10.
天刚亮东家前脚刚走,后脚府衙来了人要抓时九,那边说时九偷了知府的玉,可时九这人心善断不会做这种事,护院的明知时九是冤枉的,但他拦不住官兵。
知府照例审讯着时九,可没一句是问在理上的。时九冤枉,从头到尾,受刑昏了过去,时九也就这么一句话。知府收押了他,又派人去通知了东家。

11.
东家听见消息赶到了知府,临走前拿上了前几天示于人前的白玉。
看见玉,知府叹道,东家家大业大的怎么会有这种下人呢,许是那些子个人醉酒了,胡乱听去的醉话。
东家道谢,领走了浑身是伤的时九,得知东家用白玉救他,时九气虚只是说了句,怎么配。东家护着他,小心给他上药,玉是宝,你也是宝。

12.
再过几日,时九不想再躺在被子里,他的伤好了大半,东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药全用在了他的身上,时九执意要起来,东家一把拦住。
时九心里过意不去,东家知晓他在想什么,从袖子里拿出了个东西,白玉,时九惊呼出声,怎么…
东家说,我是何许人容得别人欺负,那知府想法子要这玉连自己的女儿都舍得,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。时九听得迷糊,只知道那玉回来了,日后知府再来生事……
放心,东家说,他们无可奈何,自己的那些私账本儿还收拾不过来呢。东家摸摸时九的脑袋瓜子,这些你都不必懂,该懂的你还没懂呢。东家将玉挂在了时九身上,收好,这东西还是值点分量的。时九伸手就摘,受不起的。东家也跟着他急,都是自家人,你是怕自己带着玉跑路不成,让你收着就收着。
东家语气重,好像恐吓一般,时九也不懂,想了个半天,憋了句,我替东家保管。
东家叹了气,不懂事的小崽子。

完·